新闻资讯

金牌牵犬师方舒:做狗不容易

发布时间:2020-10-31 16:30  作者:必定赢游戏平台

  方舒,27 岁,曾经做过演员和酒吧驻唱歌手,在加拿大留学期间对养狗产生浓厚兴趣。她有三年牵犬师经验,拥有自己的犬舍,带着爱犬凯利蓝梗,参加国内外各种犬赛,获奖无数方舒从小跳民舞,跳了14年。后来,大腿拉伤了,放弃跳舞,到贵州大学艺术学院学声乐。1998年冬天,接到老年艺术家协会的电话,只身来到北京进修,在麦子店租了一间每个月300块钱的平房,第一次过地下通道,她站住看地图,一阵冷风吹过,地图就两瓣儿了。“ 那时候我想当明星,为此还做过群众演员,在高宝宝主演的《爱上你不是我的错》里说了句台词,挣了500 块钱。刚来北京,爸妈每个月给2000 块钱,后来在酒吧驻唱,每

  天三个小时可以挣150 块钱,就不问家里要钱了。” 后来方舒又考遍了北京的各种艺术学校,1999年终于考上了中国歌剧舞剧院,还曾经在中日青年歌唱比赛上拿了第三名。

  “ 没用的。” 方舒强调着,她有个一起唱歌的姐们儿,唱得挺好,家里有钱,就花了200 多万: 买词、到各个电台“ 打榜”、在各类杂志上做宣传,但是一直都没有想象的那样大红大紫,方舒的明星梦渐渐幻灭,更让她动摇的是酒吧一起驻唱的两个男的,“30 多岁,承德歌舞团科班出身的创作型歌手,唱得不比‘水木年华’ 差”, 抛开家里的老婆孩子,还是一样和方舒住平房,每天挣150 块,仿佛让方舒看到了10 年后自己的命运。方舒曾给CCTV9 的一个节目跳过一段舞,拍了个片头,那已然是她舞蹈生涯的最高峰,也是其后她人生峰回路转的开始。

  “ 北漂” 时间一长,方舒觉得做明星没戏了,于是就在2002 年去了加拿大,在UBC(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)学声乐,想回来做个老师。“ 那时谁都没想到我会做牵犬师这一行。” 方舒说。实际上,直到今天,牵犬师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还是一个陌生的职业。

  在加拿大读书期间,方舒在社会救助站做过义工,照顾流浪狗。有个义工是犬舍老板,看着他跟狗说话的样子,方舒这个小时候见着狗都绕开的女孩,也慢慢喜欢上狗了。回到国内,方舒开始想念和狗在一起的日子。2005年,她托了很多朋友,从美国买回一对凯利蓝梗,一公一母,艾米和恩迪,花了12 万人民币。艾米刚到家时,因为爆竹声吓跑过一次,大冬天的找了整整一夜,第二天才找到。“ 狗回来了,我觉得和这狗是有缘分的。没过几天,艾米还产崽了。这真是天意!买回来都不知道是怀孕的。我下定决心,要做好这件事,因为是狗选了我啊。”

  生了小狗,开始搬家。从一个人带狗住一套三居室,到带院子的一楼套间,但是住在楼房里总有邻居投诉,平均七八个月搬一次家。最后,在后沙峪租了两亩地,这就是泰瑞狗舍。好多人都不理解,20出头的姑娘怎么搬去农村住。“ 我很快乐,虽然生活质量降低了。” 牵犬师这行,要想做好,门道不浅。“ 啥都要学,包括狗的基因学。”

  方舒养的凯利蓝梗是爱尔兰的国犬,国内很罕见,几乎没有中文书目。只能浏览国外的网站,满是英文的专业词汇,读完几遍都不知所云。起初给狗美容,她就把网页图片打印出来摆在一边,在小狗身上开始,尝试不同角度的剪法会使狗毛呈现出怎样不同的效果。

  牵犬师和犬舍一般有卖狗、寄养、美容三个途径挣钱。方舒的泰瑞狗舍,一共投入超过100 万,但是几乎不挣钱。方舒不提供寄养,“ 太费心”, 只做美容,范围还很小,一般都是买了她狗的客户把狗送回来做美容。普通的狗做一次美容300 块,赛级犬,就是比赛的狗,则要一两千。广州、杭州、上海、兰州都有她的客户。“ 快要比赛了,他们提前一个星期把狗空运过来,做一次全面美容。”

  狗舍的狗参加在中国的所有比赛都是没有奖金的,最大的挣钱途径就是卖狗。她的凯利蓝梗犬种优良,价格不菲,最便宜的也要1 万5,最贵的卖过12 万一只。

  最初,泰瑞狗舍没什么名气,宣传途径比较少,只是在网站、《宠物派》杂志打广告或者是打比赛—— 当然,带狗参加比赛是牵犬师最重要的事情之一。很多人去看比赛,比赛赢得多了,圈里名气大了,客户会进行口碑传播,自然有

  人找上门来。因此,开始干的时候,方舒频繁地带狗打比赛,“ 上海、西安、杭州等等全国各地所有的比赛都参加,只要有比赛就能看到我和我的狗。”

  参加比赛,一只狗的报名费300 块,机票、住宿也都是自己掏腰包。狗“坐” 飞机,要配专用的航空箱。按照机场的要求,方舒给每只赛级犬都买了航空箱。一般国产的700块一个,进口的两三千块一个。只带一只狗的单场次外出比赛,全部费用在三四千块。为了防止狗晕机,上飞机之前不能给它吃东西。还要嘱咐机上乘务人员,给行李仓加氧气,“要给机长直接嘱咐,上了飞机还要继续找乘务人员交代,一路上都提心吊胆。”

  一般人在机场托运个行李都嫌麻烦,何况是托运狗,抵达比赛地之后更是一刻不能消停。方舒和狗一般会提前一天到达比赛场地, 当天进酒店就开始洗澡、

  吹风。比赛当天,早早起床给狗重新洗澡、吹风、造型、定型,完全是大明星的架势,准备过程大约要三四个小时。比赛往往分犬种分别进行,狗和人都要在场边等着,有时上午“打扮”漂亮了,成绩也不错,得了本犬种冠军(B.O.B), 而犬组冠军(B.I.G。)、全场总冠军(B.I.S)在下午比,可是狗的毛等不到中午就塌下去了,又得争分夺秒,重新来过。狗可以间或休息一下,牵犬师是一点都不能马虎的。

  但方舒觉得这些都值。“ 牵犬师平时虽然苦点,比赛时就帅多了,把一只乱七八糟的狗收拾得漂漂亮亮的,还拿各种奖项,多自豪啊。”培养一只赛级犬很不容易。每个犬种都有各自的标准:骨骼、牙齿的咬合、耳朵和尾巴的位置、头和脖子和躯干的比例等等。

  方舒入行的2005 年是这个行业在国内刚刚兴起的时候,一年两三场,到现在,一年可以达到10 场比赛,裁判全部是从美国专门请来的。一场比赛一般有100 多只狗参加,不同的犬种不同组别。比赛时,全部狗进场,裁判就过来,掰开狗嘴巴,看看它的牙齿,然后从上到下,从头到尾地审核。审核通过,才能开始比赛。

  狗比什么呢?其实就静态和动态两个部分:静态就是“站姿”,静态的动作,就是靠天天练习。狗也有‘内八’、‘外八’, 方舒每天陪它们站三个小时,一点一点纠正。站的时间从10分钟、20 分钟、半个小时慢慢延长,直到“stay”口令一出,狗像条件反射一样,立刻保持前直后挺的姿势,像一个模特一样,往那儿一站,一个POSE 就摆好了。动态就是比“走”。每个犬种的速度是不同的,如果是一只小贵妇,要求的速度就会慢一点,体现“贵妇”的典雅;如果是阿富汗猎犬,就必须快速“跑” 起来,才能体现狗的姿态美; 而梗犬的速度不能快也不能慢,要体现出狗的威风,这个是成熟牵犬师才能掌握的感觉。

  方舒一般5 点起床,因为狗一见光就醒了,狗醒了,她也就必须要醒了。接下来,一天生活的节奏都随狗而动。接下来就是穿上防水长围裙,把笼子一个一个地打开——60多只狗是不能关在一起的,用铁栅栏分开。

  对于赛级犬,一天中最重要的事就是“练功”—— 行话叫“吊台子”。台子在场地的正中央,小狗的“游乐场”在四周,这样的设计,所有的狗都在方舒的视线范围内活动。“上午的‘训练’时间长一些。‘站’一个半小时,‘走’一个半小时。这三个小时,我会寸步不离地跟着。站在美容台边,发现腿弯了,就给它掰过来。尾巴垂下来,就扶起来。其实,更多的还是保护它。练一会儿,就让它休息一会儿。”

  方舒说,目光不能从狗身上离开太久,因为台子很高,狗站不住了,从台子上摔下来是很危险的。有一次,她带着狗到外地打比赛了。保姆刚给狗洗完澡,放在台子上吹风,别的狗打架,保姆没经验,直接去拉架,刚一离开,台子上的狗就摔下来,腿断了。和人一样,狗也得打石膏、上夹板,看着狗可怜的样子,方舒心都要碎了。那以后,所有赛级犬,方舒都坚持自己打理,自己看护。赛级犬上午的练习告一段落, 方舒把狗拉回狗舍, 打开收音机。“天天调频97.4, 要‘学习文化’, 我希望它们在快乐的环境中成长,心情好,心理素质也会好,听说还能增强抵抗力呢。”方舒解释着,不过,不管什么音乐,大部分狗听一会儿就乖乖睡着了。“有的狗还会跟着节奏唱歌。”

  下午两点,照旧开始“练功”。“世界杯上下半场还会换人,赛级犬就天天这么训练,做狗很不容易,做一只赛级犬尤其不容易。” 方舒感叹着,“ 狗怕热不怕冷,冬天它还好,我就惨了,棉衣棉裤,北京的风大,不说狗‘站’不‘站’得住,人都站不住。” “ 最好的状态: 东边场地的狗没打架,西边场地里的狗也没打架,中央的狗在‘练功’ 呢,我就特安心。” 方舒笑着回忆。

  2008 年的时候,北京奥运会开始“打狗”, 肩高(狗肩膀到地面的距离)36厘米以上的狗不允许进入五环,而凯利蓝梗等中型犬的肩高都超过这个标准。方舒的生意开始不好,客户只能来自外地,在贵阳老家的父亲病危时,她把剩下的狗都送了朋友。

  方舒现在已经不养狗了。东边的狗没打架,西边的狗也没打架, 中央的狗在乖乖“练功”,方舒就特安心


必定赢游戏平台